簡·愛
Jane Eyre

  • 作   者:

    夏洛蒂·勃朗特
    Charlotte Brontë

  • 譯   者:

    西安交大 羅敏

  • 出版社: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 語   言:

    雙語

  • 支   持:

  • 電子書:

    ¥9.90

即使我貧苦低下、漂泊無依,我的靈魂也跟你的一樣平等。

The novel goes through five distinct stages: Jane's childhood at Gateshead, where she is emotionally and physically abused by her aunt and cousins; her education at Lowood School, where she acquires friends and role models but also suffers privations and oppression; her time as the governess of Thornfield Hall, where she falls in love with her Byronic employer, Edward Rochester; her time with the Rivers family during which her earnest but cold clergyman cousin, St John Rivers, proposes to her; and the finale with her reunion with, and marriage to, her beloved Rochester.

《簡·愛》是一部具有濃厚浪漫主義色彩的現實主義小說。小說主要描寫了簡·愛與羅切斯特的愛情。主人公簡·愛是一個心地純潔、善于思考的女性,她生活在社會底層,受盡磨難。但她有倔強的性格和勇于追求平等幸福的精神。小說以濃郁抒情的筆法和深刻細膩的心理描寫,引人入勝地展示了男女主人公曲折起伏的愛情經歷,歌頌了擺脫一切舊習俗和偏見,扎根于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基礎之上的深摯愛情,具有強烈的震撼心靈的藝術力量。其最為成功之處在于塑造了一個敢于反抗,敢于爭取自由和平等地位的婦女形象。

Primarily of the bildungsroman genre,Jane Eyre follows the emotions and experiences of eponymous Jane Eyre, her growth to adulthood, and her love for Mr. Rochester, the Byronic master of Thornfield Hall. The novel contains elements of social criticism, with a strong sense of morality at its core, but is nonetheless a novel many consider ahead of its time given the individualistic character of Jane and the novel's exploration of sexuality, religion, and proto-feminism.

夏洛蒂·勃朗特1816年生于英國北部約克郡的豪渥斯的一個鄉村牧師家庭。母親早逝,八歲的夏洛蒂被送進一所專收神職人員孤女的慈善性機構——柯文橋女子寄宿學校。在那里,她的兩個姐姐瑪麗亞和伊麗莎白因染上肺病而先后死去。于是夏洛蒂和妹妹艾米利回到家鄉,15歲時她進了伍勒小姐辦的學校讀書,幾年后又在這個學校當教師。后來她曾作家庭教師,最終她投身于文學創作的道路。夏洛蒂·勃朗特有兩個姐姐、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兩個妹妹,即艾米莉·勃朗特和安恩·勃朗特,也是著名作家,因而在英國文學史上常有“勃朗特三姐妹”之稱。

Charlotte Brontë (21 April 1816—31 March 1855) was an English novelist and poet, the eldest of the three Brontë sisters who survived into adulthood, whose novels are English literature standards. She wrote Jane Eyre under the pen name Currer Bell.

愿你永遠不會像我當時那樣,如此絕望、如此痛苦地向上帝禱告。因為你永遠不會像我這樣,害怕給自己全心全意愛著的人帶來不幸。

May you never appeal to Heaven in prayers so hopeless and so agonised as in that hour left my lips; for never may you, like me, dread to be the instrument of evil to what you wholly love.

人的最美好的生活既有尊嚴又有愛,小說的結局主人公就是過上了這樣一種生活。雖然我們覺得這樣的結局過于完美,甚至這種圓滿給人一種膚淺的感覺,但是我依然尊重作者對這種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尊嚴加愛。

"At the end we are steeped through and through with the genius, the vehemence, the indignation of Charlotte Bronte." —Virginia Woolf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 第十六章

  • 第十七章

  • 第十八章

  • 第十九章

  • 第二十章

  • 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

  • 第二十三章

  • 第二十四章

  • 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六章

  • 第二十七章

  • 第二十八章

  • 第二十九章

  • 第三十章

  • 第三十一章

  • 第三十二章

  • 第三十三章

  • 第三十四章

  • 第三十五章

  • 第三十六章

  • 第三十七章

  • 第三十八章——結尾

  • CHAPTER I

  • CHAPTER II

  • CHAPTER III

  • CHAPTER IV

  • CHAPTER V

  • CHAPTER VI

  • CHAPTER VII

  • CHAPTER VIII

  • CHAPTER IX

  • CHAPTER X

  • CHAPTER XI

  • CHAPTER XII

  • CHAPTER XIII

  • CHAPTER XIV

  • CHAPTER XV

  • CHAPTER XVI

  • CHAPTER XVII

  • CHAPTER XVIII

  • CHAPTER XIX

  • CHAPTER XX

  • CHAPTER XXI

  • CHAPTER XXII

  • CHAPTER XXIII

  • CHAPTER XXIV

  • CHAPTER XXV

  • CHAPTER XXVI

  • CHAPTER XXVII

  • CHAPTER XXVIII

  • CHAPTER XXIX

  • CHAPTER XXX

  • CHAPTER XXXI

  • CHAPTER XXXII

  • CHAPTER XXXIII

  • CHAPTER XXXIV

  • CHAPTER XXXV

  • CHAPTER XXXVI

  • CHAPTER XXXVII

  • CHAPTER XXXVIII—CONCLUSION

  • 簡單愛

    沒有金錢注册送28体验金的游戏平台,沒有紅顏,簡愛照樣贏得了幸福。而真正了解她的人,卻一點兒也沒有感到驚訝與質疑。她有信仰,有追求,有自己的堅韌、勇氣,重要的是,她從不會因為紛飛泥塵的世俗擾亂耳目,而是一顆真正純凈的心。我想,那種地位顯赫的年代中,有多少人會像她一樣,在一個富貴名門的男子,她真正深愛的人面前,毫不怯懦地提起“平等”這個字眼?……展開↓

  • pearl of his heart

    she's always the pearl of his heart. this forever love is envied by all the women in the world.展開↓

  • 矮窮丑的奮斗史,有點想偶像劇的題材

    作者構思這本書的時候定位在要寫的是一個新型的女主人公的形象,怎么突然有種感覺,韓劇中不是也有不少這樣的題材,這樣的女主人公嗎?最典型的金三順。但韓劇恐怕都是長相不太討巧的女孩子的yy結果。不過對生活和愛情執著追求,這倒是真的。無論怎么樣,都不能自輕自賤,輕言放棄。奮斗的過程很美麗。展開↓

  • 作家與作品

    在那些貴族小姐和紳士面前,命運悲苦的簡愛始終保持著高貴的尊嚴。面對嘲笑與挖苦,她從不因為自己是一個地位低賤的家庭教師而感到自卑。她認為他們是平等的,一樣受到別人的尊重。“難道就因為我一貧如洗注册送28体验金的游戏平台,默默無聞,長相平庸,個子矮小注册送28体验金的游戏平台,就沒有靈魂,沒有心腸了——你錯了,我的心靈跟你一樣豐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樣充實!”也正是因為她的……展開↓

更多
    評論加載中...
更多